欢迎访问襄阳市总工会网站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站内检索: 高级检索  
    当前位置: 首页 > 信息内容
冬暖麻城河
际华3542 子 荣
2017年12月06日 15:13  来源:  点击量:
【字号: 】【打印

  2017年的冬天似乎来的更早一些,电视上天气预报一波接一波的寒流来袭。趁着这个难得的周末羞涩的暖阳,换一袭亮丽长氅,对镜梳妆,简洁的长发飞扬,飞扬起一天美好的心情。银杏黄错过了,但是麻城河一定不能错过。

  汽车在南漳东巩镇沿着小溪在浓雾中穿行,行道越来越窄,坡陡弯急,最后不得不弃车徒步。浓雾锁住了远方的山峦,近处风景却被阳光照得闪亮,于是那山那树、那田那屋便被他们描绘成一幅恬然安静的淡墨水彩。

  沿着凤凰山向西行走,阳光冲破迷雾,昨日秋雨,今朝初霁,空气中满满的清新水气。淡月清风,湛蓝天空出现日月同辉之景。艳红的火棘果沐浴着条条缕缕的阳光,细密蛛网上,沾满滴滴晶莹的晨露。晴光雨色皆是言语。秋收后的稻田,桔梗扎成整齐的锥形垛码放在田间,稻茬整齐排列,鸡群悠闲在其间漫步刨食。在温暖湿润的光影里,对着稻田挥挥手,现在的我,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徜徉在冬天里的过客,与自然重叠在一起。

  小路急转处,豁然出现一片翠绿竹林,王家湾红墙黛瓦的夯土泥屋掩映在竹林之后,墙体上是斑驳的旧日标语,当年的热情已经化为现今的冷寂。两棵百年大树生长在村落路旁,一棵是约130年树龄的女贞,一棵是约180年树龄的皂荚。女贞枝繁叶茂,皂荚虬枝苍瘠,路边两头初生牛犊眼神懵懂纯净,生与死、枯与荣,就这样生生不息的交替。

  我时而与群友结伴,时而因贪恋美景落于人后,一群村民正在拦水修桥,眼前这清澈之水便是麻城河了。秋水黄菊,断崖层林;阳光如水,万物晴明。溯流而上一路经过阎家湾、敖家湾。站在一座水泥石桥上,眼前的麻城河水静静的,山岚依水而清,下游石头布满河道,蒲苇在阳光下闪烁着银白色的光泽;上游河水至清至净,河水清澈见底仿佛没有深度,水底的菹草和黑藻布满河道,它们也静静的,不见随水摇曳的风姿。西行300米,便到达秦家老屋,是清代晚期“秦相耀”出资修建,民国时期巡检镇乡长秦心科的私宅。老屋坐南朝北,房前屋场宽阔,大门外设有青条石的“冷板凳”,受主人青睐之人可以直接入屋为客,反之就只能坐在这里等待主人接见了。徽派建筑风格的秦家老屋是标准的四叠式四合院落,要经过四道大门,三个天井院,才能走进最里面的一间正屋。看着老屋舵上有舵,梁上摞梁,大榫套小榫,就知老屋当年是何等的气派了。

  此刻阳光正暖,透过天井照耀着院落,一块砖石上刻有光绪十七年造的字样。迎门的逆光中,现在居住在东院的乡民秦新会正在给乡邻剃头。老式的剃刀,原始的理发技艺,他用朴实的言语热情给我们介绍着秦家老屋曾经的辉煌。

  继续沿着麻城河上行,三棵遮天蔽日的古青檀树护佑着白庙湾。青檀根深叶茂,枝叶虬曲在秋日的晴空恣意铺洒,树根板状隆起,形成一个个自然的蓄水槽,想这三棵古树已然成精,大旱少水年也不至于枯死,自然总是优胜劣淘。枝桠掩映的房顶上,一只母鸡正在悠闲踱步,树下几个硕大的石磨盘随意散放着。一个道光年间的石碑不知在树根处躺了多久,字迹斑驳。有人提议继续前行,这段小路上长满绒绿的小草,纷攘的野菊花铺满路径,踩在绒毯上行走,伴随着阳光的味道花儿的芬香。几里外一断崖前,黄菊匍匐一地,白苇拥簇一片,绿竹亭亭成林。鸟儿闻声不见影,唧唧啾啾在密林深处。想当年这是荆襄平原进入巴蜀的必经之道。早在元末明初这里就商贸繁华,物流畅通,是南漳县内唯一的古驿站,古邮站。想那无数的行商过客,信使兵马均被时光的记忆抹去,徒留下唏嘘的古意追思。

  如同我去过的很多村庄,麻城河不能用美或者不美来定义,存在就有道理,自然的才是最好的,心随自然的过程也是快乐的。我享受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感觉,也会带着一份回归的心情,来了,再来,续写这份原始古朴的生态画卷!

 
关于我们

版权所有:襄阳市总工会 主办单位:襄阳市总工会 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
办公地点: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春园路38号 | 办公电话:0710-3224881 鄂ICP备14010481号-1